填坑ing(*^ω^*)

吐花症07

有卡魔拉前任⭐提及


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
“卡魔拉,早安。”第二个进来的是卡魔拉,她听到电子音没有表现出惊讶,这不奇怪,她的过往和亲人所致。“你找到了真正喜欢的那个人对吗?”女性的第六感,突然改变的花的种类促使她这么问的。彼得很平静,就像她进来时看到的那样。“是的。”简短的回答带来的却是一个重磅消息。“他是谁?”卡魔拉冷静的继续提问。“是一个已死之人。”平静的脸上没有任何改变,机械的电子音为他掩盖住了一切可能暴露的地方。只要不用真正的声音来说话,他就不会暴露。“所以是那个你爱的人在你的梦中告诉你那残忍的方法?”提问还在继续。“是的,他就是那个人。...

吐花症06

第二天早上,彼得一如往昔,甚至因为他的秘密已经被揭穿,也不需要口罩了。但他还是不能说话,防止有人因为碰到他所吐出的花瓣于是他买了个新玩意儿。“呃,有点奇怪呢。”他一边调试的这个东西,一边自言自语道。这个东西看上去蛮奇怪的。铁灰色的样子,如同一个项圈被他套在自己的脖子上。“嗯,早上好。”他试探性的用这个新玩意儿说了一次。效果不错,只是没有感情,是电子音而已,不碍事。

“嗨,伙计,昨晚睡得怎么样?”不早睡但早起的火箭收到了一份早安。他一脸呆滞。然后他向彼得跑去,“你的声音为什么变成了这样?不是可以说话吗?”火箭盯着他的脖子,准确来说是他脖子上的那个东西。“哦,你知道的我现在每次一开口说话和咳嗽都...

吐花症05

这里太可怕了彼得看着这一切这么想到。他的四周乃至天花板地板都是红色的,是他所不愿见到的,积年累月用血染就的腥红色,可以闻到淡淡的血腥味从四面八方而来。彼得的前方是一堆靶子,一堆还在蠕动着,挣扎着,由他的同伴,朋友,已死的亲人所组成的活靶子,他们中的一些甚至还在向他求救。“快,把这些人的心脏挖出来吧,吃下他们的心脏,你就会好多了。”勇度站在他的身边拍着他的肩,称得上满怀期待的对他这么说道,又递给他一把刀向他示意。彼得近乎是双手颤抖地接过这把刀的,他看着这个勇度,嘴唇动了几下,大声的说“你不是勇度·乌冬塔。他不是这么残忍的人,他也从来不会让我吃这些。你是谁!”勇度看着彼得,困惑着,嘶...

吐花症04

当他再次醒来,他正躺在床上,所有人都回在他的身边,愤怒又担忧地看着他。于是他下意识的摸了摸脸,口罩没了,他感觉到。彼得忍不住叹气,现在好了,秘密还是曝光了。根本就还没来及说呢。他不免有些尴尬,“额,我没事。”彼得试图安慰道。效果非常不好。卡莫拉的脸色更像黑炭发展了。,火箭使劲瞪着他随着刚才说出的话一并吐出的花瓣。彼得知道他的意思,于是小心翼翼的说道,“嗨,别那么严肃嘛,小熊猫。这只是有点疼而已。”火箭臭着脸,想也没想就恶狠狠地说道“小子,你他妈是把自己当花了吗?你现在的脸色看起来就知道命不长啦。你是当我傻吗?告诉你,我可不是个傻子。我他妈早就发现你不对了。”说着看到彼得的嘴角一点,剩下的血迹时...

吐花症03

计划一开始似乎就进行的很顺利。火箭把他拉出房间,卡魔拉带他走出房间后吸引他的注意。格鲁特钻进去找到关于他感觉到花的东西交给火箭。“呃,奎尔能告诉我你最喜欢哪种花吗?”卡魔拉和彼得坐在椅子上,看着窗外的太空,很突兀地问到。没有办法,她从来就不是一个委婉的人,也学不会委婉。彼得没有马上回答,他摩挲着脸上的口罩或者说面具,过了有一会儿,才慢悠悠地回答道“我知道你想问什么,嗯,如果你答应我不把我的情况告诉其他人我就告诉你,现在考虑一下吧。”说完,他起身,又朝着自己房间的方向而去,卡魔拉看着他的背影,突然意识到他好像瘦了许多。现在她终于确定奎尔这次不是在开玩笑,他的身体状况恐怕的确不对,那个猜想也许是真...

别说你的CP冷,那只是你还不够努力!

我明白了,我会努力的!▄█▀█●

包包包子铺!:

周一的早上,


来励志一下吧!!!!



戳我了解全文



CP tag总参与量4607,个人产出3873(截止文章发稿前)


四舍五入就是一个人撑起了tag的大半边天啊


其心日月可鉴


真乃旷世奇女子也!【抹眼泪



所以说啊,永远不要说你萌的CP冷,只是你还不够努力而已!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ps,太太本人在评论区出现了,大家可以膜拜去啦,如果侥幸能吃一吃太太的cp,也可以一起努力下哦

各位tag里的太太,我有不少梗呢,有太太愿意写一写吗QWQ[疯狂暗示]

“如果可以的话,请继续管管我吧。”

彼得·奎尔的脾气现在是很好的,但以前可不是这样的。他小时候看起来就像个小天使一样,但实际上他在别人面前可谓是相当乖戾的一个小孩了。因为父亲这个角色在他小时候从来没有出现过的缘故,他听过不少骂他是个野孩子,骂他的母亲是一夜情后生下的他,他是个没爸的野种这类话。他在八岁之前都默默忍耐,八岁之后他学会了反抗,他再次听到这种话后,他会和说话的人打起来。母亲常常为这事去赔礼道歉,回家后,也会耐心教育他,让他不要为这种事生气打架,这是不值得的。但他还是会这么干,他明白妈妈肯定会生气,但他没办法做到熟视无睹,哪怕他通常都打不过对方,一张白嫩的脸可能会被打的鼻青脸肿,但他就是做不到。反正母亲会摸...

放出一个马上就要写的刀子的片段

他哭了起来,眼泪一点点从脸上淌了下来,慢慢的,那张泛黄的旧照片被浸湿了,照片上的人影被眼泪糊成一团,看不真切。不久,他停下了哭泣,照片慢慢干了,令人惊奇的是原本是张双人照的照片上只剩下了他一人。看着这神奇的一幕,他眼眶里波光粼粼却又笑了。“勇度,你下辈子一定要做个真正的混蛋,不要再像这辈子一样了啦。”他呢喃低语,手中的照片慢慢化为灰烬,闭上眼,他感到有一阵风吹过脸上。低头一看,手里已经什么都没有了。

突然又想写点刀子了,怎么办( p′︵‵。)

© 琼虹 | Powered by LOFTER